正文 294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正文 294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花流霜伸手制止,回话说:“去吧。。。”

    余山汉应了话,大步走出去。

    章蓝采和风月都不敢相信地向花流霜看去。

    花流霜冷笑道:“刘启装疯是为了骗他阿爸。不去岂不露馅?再说,刘启连个随从都没有。出去不安全。杀光他们。就不会有人再敢侵犯刘启啊。”

    风月苦恼地说:“可主公?”他用眼睛看看章蓝采。有些不说的话全藏到里面。

    花流霜摆了摆手,说:“近来有人挑拨他阿爸和章岭之间的关系,你怕造成他们之间的裂缝。对吧?”她淡淡地问章蓝采:“会吗?”章蓝采连忙说:“不会。”花流霜又说:“你今晚回你阿哥家吧。顺便把刘启带上。要是刘启他阿爸问我,我就说你阿哥那儿有关内来的名医,可以为孩子看病。”

    ※※※

    一群红着眼睛的骑士们走后。

    刘启家又驰出一车两骑。它们晃晃悠悠走了个大圈。花流霜才拍拍刘启,笑道:“刘启。别再装啦。”刘启正“哇啦啦”地不知所云,感觉到阿妈很自信地晃动自己,连忙从阿妈怀里挣出来,说:“一定不能让阿爸知道。”花流霜笑道:“你不相信阿妈,还能相信谁?装疯装一辈子吗?”刘启慢吞吞地说:“人家都说夫唱妇随。小心点总不会错。”他嘴里这么说,心里却想:果然不出我所料。阿妈要护崽子。他离开阿妈的怀抱,拔拔后帘,问:“阿妈。你怎么知道我是装的?”

    花流霜并没有说出风月的推断,笑道:“你那点鬼心眼能瞒得过谁?”她又叮咛说:“记着,去你章维舅舅家,不能当着他的面装疯卖傻。你要说是你杀了别人,装疯是为了能斩草除根。记住了?你要是这么说了。瓦里格就是你的。什么都是你的!”

    刘启还不知道已经有人为自己复仇去了,讶然问阿妈:“杀光他们?”

    花流霜沉沉地说:“成大事的人得有让人感恩戴德的一面,也得有让人痛哭流涕的一面。”她逼迫说:“你要不按我说的做。我就把真相告诉你阿爸。让他还把你投到大牢里吃牢饭。”刘启苦恼地说:“可我不想杀光他们。也不想做瓦里格。”

    花流霜立刻一巴掌拍下去,打出“唧”地一声。

    ※※※

    眼看章维的家近在咫尺,碰到了章维的卫队。花流霜便扔下了飞鸟和章蓝采,回车离开。就在他们走了不久。章维见着了章蓝采和刘启。刘启不吭不响地听章蓝采向章维说话,百无聊赖。却是这时,隔着一堵墙,隔壁院子里响起章妙妙大声背书的声音。刘启从不知道在学堂里一问三不知的章妙妙,回到家竟这么刻苦地学习,竟也心痒痒地想背书。

    他想:章妙妙不会是装给他阿爸听的吧。

    章维也听到了章妙妙的背书的声音,问刘启说:“你在家也这样背书吗?”他烦得要命,说:“这孩子这么用功干什么?每天晚上都吵得人睡不着。”

    刘启在他脸上找不到一丝的笑容,心想:哪有这样的阿爸?他说:“我从来也不背书。”

    章维大为高兴,爬起来赶上几步,冲院墙喊:“我听你的同窗们说。他们都从来不背书。别背了。来到你阿爸这儿。看看谁来找你玩啦。”

    章妙妙却不答理。只是把她的嗓门提高一倍有余。

    章维只好怏怏而回。他看刘启伸长脖子,笑道:“刘启。你知道她背的是什么文章吗?”

    飞鸟知道章妙妙背的是《苏秦以连横说雍》,把名报给他,好心地说:“这是《国策》里的文章。知道内容就行啦,不用背的。”

    章维连连点头,吆喝说:“知道内容就行啦。你背成博士。阿爸不是很丢脸?”

    刘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章蓝采连忙说:“阿哥。她要背。你让她背就是。琉姝可没她用功。”章维不领她的情,气恼地说:“她天天背。有时候到半夜还呜呜啦啦个不停。她骑马、射箭、打架,我都不管。可背书不成……”他又说:“她背书背成了博士,一定会闹着去中原,去了中原,要是忘掉她阿爸怎么办?雍人的书得读,可雍人的书也有毒,它会让那些******心甘情愿地做走狗。”

    刘启这才知道他想得这么深远,出主意说:“你问问她。‘大王之国’的国在什么地方?西面的仓,角,陇今天叫什么。”

    章维点了点头,又喊:“阿妙。我考考你。‘大王之国’的国在什么地方?西面的,仓,角,陇今天叫什么?”

    背书声嘎然而止。

    过了好一会,墙根子底下传来章妙妙的声音,说:“大王之国就是****。****地大物博,我也不知道西边都有什么。”

    刘启又说:“你问他。‘文章不成者,不可以诛罚;道德不厚者,不可以使民;政教不顺者,不可以烦大臣。’是什么意思。”

    章维重复几遍,依原样问女儿。

    章妙妙想了一会,回答说:“文章还没写好的人,就不能杀他的头。道德不好的人,没法用子民,政务教不会的人,不能让大臣们心烦。”

    章维连忙问刘启:“她说得对吗?”

    刘启偷笑不止,摇了摇头,连忙递话说:“不对。法令不完备,就难以施行诛罚;德行不高的人,役使百姓就不容易让百姓接受;政务教化互相抵触,让大臣们执行,他们就无所适从。这是治理国家的一般道理。这几句话也正是雍王不接受苏秦游说的原因。苏秦‘约从连横,远交近攻’的主张需要把攻打别国放在首位。雍王觉得自己国家的国力还不够,得多着眼于内政,不能只靠攻打其它国家,而且他也没尝过‘约从连横’的好处,因而不接纳苏秦。可不是苏秦的学问还不够。”

    章维被镇住了,他喃喃道:“国力还不够。国力还不够。”继而,脱口问道:“小小年纪,‘远交近攻’都知道?”

    刘启得意地点了点头,说:“我从来不傻乎乎地背书,却明白书里的道理。”

    现在称王么?一定会面临着靖康大国的威胁,无疑是一场争霸,而自己的势力,其实还并不稳固。一旦称王,就与小李都帅决裂了,小李都帅镇守边地多年,麾下不乏敢战之士,关键是塞外各部人人都怕他,他这颗大树自己靠不上了,收拾湟水流域,亦不免难以一帆风顺。这孩子是在点醒我么?

    嗯。我赞不称王,哪怕你们是王佐之才,百胜之将,呼声再高。我要先平定黑水下游,然后把我的千户治地划分下去,委任我的奴才们,接下来是设法拔掉小李都帅这样知兵善战之将,然后再称王……

    章维陡然间化成一只猎食的青狼,自上自下,从左从右,似哂似嗅。

    转眼间,他又俯身在飞鸟面前,双目如眯如暇,微微透出两点闪亮,让人摸不到喜怒。刘启年幼不知深浅,不闪不避地陪足笑容。章蓝采却有点儿不放心,很想走到阿哥的前面他的喜怒。她站起来,喊道:“你别在那吓孩子,让人收拾一间闲房去呗。”章维从背后给她摆手,骗问刘启:“是谁教你的?”

    刘启也不知“远交近攻”算谁教的,苦思片刻,胡乱搪塞道:“阿师。”章维断然否决说:“你那些狗皮阿师们绝教不出来这些。”

    刘启连忙补漏洞,说:“田阿师很有学问。”

    章维却也不信,说:“田阿师有学问。但他只传授仁术,不教你们这些。”他近一步猜测:“你阿爸?”

    章蓝采越发地不放心,叫道:“阿哥。你这是咋啦?他还是个孩子呢。”

    章维不耐烦地“哎”了一声,头也不回地又哄:“你听到了什么风声不成?”

    刘启一早被鞭打,入狱又不知挨了多少拳脚,伤多身热,口渴畏寒,老觉得头脑昏沉,脖子里盘绕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凉气,这会儿又懒又困,只想结束这枯燥的问话。他不老实地说:“我什么都听说了。”又神秘兮兮地补充:“自然和远交近攻有关。阿舅用得可不大好。你说,哪远,哪近哪?”

    章维正要反驳,眼神一转之际便已醒悟。

    他连指刘启,从哼哼一直笑到哈哈,合不拢嘴地章蓝采说:“此子像我。差点从我嘴里撬出内幕。”

    章蓝采也跟着笑,却极是不解地问:“他哪里撬你的话了?”

    章维笑道:“你不懂了吧。他不屑一顾地说我的计谋了了。换作别人,岂容他小看?一定想和他争。这一争,就势必回答哪儿远,哪儿近,秘密全漏了!”

    他拍了拍手,换来家奴说:“带刘启宝特去东殿。再找几个婆娘伺候起居。”

    这片宅院的格局沿袭于中原。

    东住子嗣,西住女眷。

    所谓的“东殿”即为东面紧挨这儿的几座院落,章维以前就住在那儿。他现在搬到正中的大屋,却正张罗着要平分给俩女儿。

    被他唤来的家奴记得过世的章老太爷曾有位如夫人,她想借得宠讨要几间上房,受人挑拨,把眼睛瞄准了“东殿”,说章大住不完,因而惹火了章老太爷,被活活打死。

    他不由怀疑听错了,重复道:“东殿还是东面?”

    章维不耐烦地说:“耳朵背了?东殿。好让阿妙找他玩。”

    章蓝采却觉得该让章琉姝找他玩,因而责他说:“什么呀。”

    章维不以为然,挥了挥手,督促那家奴快领刘启去歇息。

    ※※※

    刘启跟着那家奴出了这门,低着头走了不一会,便到了章妙妙那院旁的一座院。家奴连声呼唤,招到几位女奴,细细作了安排。两个年长的女奴先一步收拾房屋,让一个年幼的丫头陪飞鸟说话。刘启本来还很困,说会话又觉得不困。他厌倦这女奴只会说:“小主。你冷不冷。”“小主。你饿不饿。”“嗯。”“不知道。”极想找章妙妙玩,就骗她们说:“我的书没带,去和章妙妙的借本书。”

    几个女奴不辨真假,放他溜了。

    他到隔壁院落,刚敲几下,就听到不远处有人说:“刘领这么晚了还有事?”接着,便是一个熟悉的声音回答:“我是过来带犬子回家的。”

    刘启大吃一惊,扭头跑到角落里躲好,心想:不知道阿爸相不相信我阿妈的话。正偷偷踮脚,看声音从哪传来的,便听到雪地上先后发出的几声脚步响,想也是阿爸非要进来,卫士连忙跑到他前面。

    果然,那卫士连声说:“章岭安排他住下啦。他让我告诉您,这是热病害的,让中原名医调治,不两天就能还你一个活蹦乱跳的儿子。”

    刘启心想:我现在就活蹦乱跳的。他侧起耳朵,突然听到阿爸说:“他现在就活蹦乱跳的。”一下惊呆了,又想:“阿爸是神仙吗?”他大气也不敢出,只听得阿爸用一种自己从来没受用过的自豪说:“犬子皮糙肉厚,神经粗大。我常跟人说,要是把他和一头骆驼分别放到渺无人烟的沙漠里,活下来的肯定是他而不是骆驼。”

    刘启气不忿,立刻小声地反问:“你怎么知道?”

    那卫士却没这么按刘启心里想的问,只是附和:“小的们也是这么觉得。”

    刘海又说:“章岭的好意,我心领了。你还是让我把他领回家吧!”

    卫士则忠于职守,告饶说:“你不是难为奴才吗?你就让他在章岭这儿玩两天。这有什么呢?他在这儿要什么有什么,委屈不着。”

    刘海说:“我怕的就是要什么有什么。那好。你见着他,告诉他,他阿爸已经知道事情的缘由,不会怪他,玩够了,早点回家。”

    刘启连忙揉着胸口喘气,放心地想:阿爸说话算数,倒一定不再怪我。可我现在就回去么?他出来走了两步,看到白皑皑的雪地上有几个人影,阿爸却已回头。

    他不禁觉得有点儿难受,暗说:“他说走就走,倒一点儿也不怕我是真疯。回去不是趁了他的意。”

    失望中,他一步步退回去,旋即才记得自己出来是找章妙妙的,便敲章妙妙的院子,大喊:“章大猫。你这有没有好玩的东西?”

    “谁呀。”“谁。”响了几声惊讶的喊声。章妙妙带着几个小女丫奔出来开门,“咦”地一愣,大叫:“你怎么在我们家里?”

    她记起什么,一手插腰,一手平指,跟身旁的女丫们哈哈大笑,问:“偷狗好玩不?被阿爸送进大监好玩不?”

    刘启大为尴尬,打个哈哈说:“我可是来找你们玩的。”

    章妙妙“哼”了一声,带领女丫一起关门。很快,里头响起“兹拉拉”的尖叫:“我是章阿妙的同窗。看在她的面子上,饶了我吧。”女丫们都很兴奋,却很快又都不喊了,想必正在凑头商量什么。(未完待续。)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