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8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正文 218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李儒刚有空闲喝茶,便见的刘启进来,笑道:“你这个竖子,好不容易轮到了休假,不在家中好好呆着,来我这里做何?”刘启眨了眨眼睛道:“看看婉儿!”李儒脸一黑,随后醒悟,开口骂道:“你这个竖子!竟然拿我开玩笑!该打该打!”

    李儒嘴中喊打,但脸皮却有些发红,比起先前要少了不少疲倦之色,道:“有何事?”刘启笑道:“叔父这里消息最灵!我想知道公明如今到了哪里?”李儒道:“这得晚上时分才能知晓,如今的位置可不准!怎么,找公明有事?”

    刘启道:“公明的侍妾有喜,他这个当家的不管怎么说也得回来看看!”李儒一愣,便见的刘启拿过了一支毛笔,在纸上写了八个字——“范氏有后,公明速回!”当然,标点自然是没有,刘启有些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叔父!这封信就托您送出去了!”李儒推推手道:“行了行了!这件事儿就这么定了!”

    刘启想起了什么道:“对了,送的时候说一声,如今范氏不在宫中,在贾府,可别让公明多跑一趟!”李儒点了点头,看着兴冲冲跑出去的刘启有些出神,丫的隔壁最近抱儿抱得太多,为啥我一个都没有,我也算卖力了,难道是风水问题,看来得找人瞧一瞧……

    屋外的小娘子的嬉戏声和少年郎君的兴奋声自然是进不了已然出神的李儒耳中,李婉和娘亲李董氏打了个招呼,就跑去了隔壁贾府。..后者满意的点了点头,这个女婿还算不错,真不知道自家的木偶疙瘩是怎么想的,所谓的汉人规矩真这么重要么,老娘可是西凉人,最见不得这些规矩……

    一场密雨洗遍了郿坞泥沙,清冷的秋意如期而来,吹响了向冬天迈进的号角。吕布骑着赤兔马,摇了摇头道:“这场雨真不是时候!”斗笠上的雨水连成了一条线,倒垂了下来,魏续笑道:“我倒羡慕文远那个小子!这时候应该进并州地了吧!”吕布没吭声,张辽走了十多日,想来至少是渡了黄河,河内张扬想来也不会对文远有何敌意……

    吕布所谓的“不是时候”主要是这场雨已经连着下了两天,而明日就是相国董卓的生辰,此时的他,正在吕布身后的一辆马车之中,倒不是董卓已经年老到骑不得马的程度,只不过是礼仪所需……吕布看了看魏续道:“你在这守着,我过去看看!”魏续点了点头,一调方向,对着部曲道:“都精神点!加快速度!”

    一道火红的影子在这寂寥的山路上穿浮,温侯吕布一拉缰绳,赤兔有些不快的嘶了一声,这泥泞的山路,越走越不快活!这条道又称郿道,乃是董卓所建郿坞与长安之间的山道,郿坞在长安西二百五十里,只不过雨中山路难行,倒是误了不少时间!

    门帘一拉,露出半个俏脸,笑道:“祖父睡了,小点声!”吕布无奈何的点点头,雨水不经意间就洒到了脸上。董白拿出了一个丝绢,只是刚伸出去,小脸猛的一变——干干的丝绢被雨水打湿,只得歉意的笑了笑。吕布道:“天冷,还是早回车里吧!”吕布说完,右手一动,赤兔猛然转了方向,几个呼吸便消失在雨影中……

    董卓醒了,轻哼道:“白儿?”董白一回神,笑道:“祖父!白儿在这儿!”董卓笑道:“到郿了么?”董白没好气的哼了一句:“白运气好不会倒霉!”董卓哈哈大笑,看到了孙女的俏皮样,仿佛又想起了自家儿子那小时候的事情,眼睛猛然湿了湿……

    董白摸了摸董卓长长的胡须道:“祖父!你又拿我开心!如今山路难走,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董卓先笑了笑,随后又皱起了眉毛,伸手拉开了门帘,偏巧马车颠了一下,脸色不免有些难看……

    董卓哼道:“这路……”董白不以为意道:“不平就不平呗!白有些想骑马了,不如来年回西凉好不好啊!”董卓苦笑一声道:“这哪里是想回就回的!”董卓虽然凶火尽去,不过对这个路还是不满意的,以至于一入了郿坞,便派人去寻李儒……

    董白这是第一次来董卓的故乡——郿县,当然这绝对不是原汁原味的郿县,如今城高七丈,已然赶上了长安。说归说,不过在山地上建城显然是困难的,纵如董卓,也是耗了一年多,才有了如今的坚城……

    董白两眼冒着好奇的目光盯着这里,不时走走,吕布赶忙派了一伍人跟着她,尽管也是在董府,不过这陌生的地带还是有人跟着为好……

    李儒缓缓的走了进来,看着正在喝茶的董卓,笑道:“相国!你找我?”董卓点了点头道:“郿坞的路,我不是很满意!再整平点,下雨天还是有些危险!”李儒点了点头道:“不过如今是秋收时分,倒不好大兴土木,不如等入冬之时,纵然多废些粮食,反对的人也少些!”董卓点了点头道:“依你便是!”

    董卓站起了身子,推开了窗户,看着屋外的细雨笑道:“想卓年幼时,先父和我说起长安的盛况时,总是羡慕不已,只是山道艰难,想去而不得,如今建了郿道,倒是了了卓年幼时的心愿!一眨眼,就是四十年啊!”

    董卓一回头,用手掌在自己的胸腹部比了比道:“那时候,卓也就这么高吧!每一天无忧无虑的骑着小马驹,欺负欺负县里的小孩子,朝着小娘子吹口哨……”

    李儒笑了笑,听得董卓“气”道:“可惜了原先卓最看好的小娘子后来听说嫁给了林氏子,可恶,想当年,那竖子是被我砸的最凶的一个!”

    李儒笑道:“后来呢?”董卓没好气的道:“还有什么后来,卓去了西凉,听说那俩人前两年就得病死了……”董卓有些寂寥道:“纵然有些失望,不过一想到那俩人有那么多娃娃,卓就有些愤懑!”董卓哈哈大笑,李儒也跟着笑了起来,纵然带了点悲伤,但幼年的事儿永远是心中抹不掉的记忆……

    正说话间,董正带着三位大胖子走了进来,只是那三人看着董卓有些惶恐,嘴里嘟囔着什么,声音很轻……董卓开了口指着他们道:“就是他们!”李儒一愣,上下瞅了瞅这三位,只不过李儒却忘记了他的眼神“太凶”,只见得其中一个胆小的,立马就跪了下去……

    董卓跑了过去,踢了他一脚道:“想当年你父亲也是这么个孬样!怎么到了你们这一代还是这样!到了自己叔叔家还这么客气干什么!坐!”林家兄弟欣喜地对瞅了一眼,慌忙的跪了下去,道:“拜见叔父!”

    李儒摇了摇头,没有打扰这位老人衣锦还乡的喜悦,他也不想看这个无赖的故事,若是林家子活着,发小情谊还在,可他一死,所剩下的仅仅就是巴结了……

    “话说纣王离了朝歌……”一道响亮的声音不自觉的传到了李儒耳中,脸上微微一动,嘴角一提笑道:这个竖子……

    果然,在不远处的小亭子中,一位少年郎君正手舞足蹈的讲着什么,两位少女专注地盯着他看,只是这一瞧,李儒有些上火,他的宝贝女儿貌似离着刘启太近了……

    李儒走了过去,只是声音有些大,李婉的小脸有些“凶”,埋怨着在走廊上冲了过来的父亲,道:“爹爹!”刘启眨了眨眼睛道:“叔父!莫非你对武王伐纣也感兴趣?”刘启所讲的自然是《封神榜》,哄女孩子高兴这个年代最好就是讲故事,只是四大名著全都“毙”了,尽管西游也靠些谱,不过刘启可不想真到了唐朝时,他这个“雷震子”会被举上神坛,成为道家仙长中的一名,然后等到封建王朝结束时在成为被批斗的对象——这实在是太有压力了……

    说真的,封神之所以吸引女孩子注意力,完全是因为生活里就有活生生的道人,刘启和貂蝉自然不能腾云驾雾,不过这却是修道人一生的梦想。刘启却不知晓,早在成都,现已经羽化的张衡,完成了伪“******”的一幕,否则,这本书他是绝对不会开讲的,因为带了娱乐性质的书,一旦真有人做到其中相似的事情,那就意味这麻烦来了……

    李儒起初也没兴趣,不过听着听着,眼神一亮道:“启你有闲空的时候,不如让人将这故事抄写下来,听着解闷也好……”刘启小脸一苦,刚要反驳,看着李儒杀人般的目光,顿时将这话咽了下去。

    李儒自然有李儒的打算,尽管刘启的《封神演义》他没讲完,不过历史大势在那里摆着,后一段定然是武王伐纣的情节,所不同的仅是这故事的精彩罢了。李儒有些冷笑的看着天空,眼中不自觉的带了一丝凶芒,士族中人不是说相国残暴如桀纣么,不过是个披了外纱的,那个“禅教”嗯,哼……

    刘启不晓得这本即将面世的《封神演义》真要送上了李儒的案几,定然有一大帮“枪手”会修改其中的章节,尤其是纣王迷惑戏女娲等等……文人一支笔,想让它东就东,想让它西就西,汉语文化博大精深,要改的只是其中一点而已……

    李儒的小心思刘启想不到,但他此时心中却有些发凉,不用说别的,单单那几个圣人的来历就说不清,这倒不是刘启瞎想。先不提鸿钧这号老祖,就说三清,如今大汉朝虽然初分了丹鼎符箓两大派,但头顶生只认老子一人。至于灵宝天尊(通天教主)以及元始天尊(这个就不用说了吧),则是后世南北朝左右兴起的。

    至于西方教,那更是有些迷糊了,接引道人类似于浮屠教中的现代佛——阿弥陀佛,却又有些不像,毕竟唐僧上无底渡时,也出过场……至于准提道人,只能说是明朝准提菩萨在佛门大兴吧,毕竟无论大小乘佛教,这个和三佛相比地位上差了不少……

    刘启有些抓瞎,貂蝉皱着眉毛道:“怎么不讲了?”刘启气道:“我只是想如何如何解释这些人!”李婉“哼”了一声,未来妻妾组成统一战线,道:“有什么好解释的,反正只是小说!听着快活也就是了!”

    刘启恍然大悟,他这个并不是学术,只是小说,通篇白话(大部分诗记不清,仅有故事),讲究那么多干什么,只是没料得的是,自打《封神》一出,左慈立马下山了……

    权力果然是个好定西,作为李府的未来姑爷,刘启蹭到了董卓家,只不过这占地面积,刘启觉得恐怕比河内温县刘庄老宅小不了多少,这等人要是放到中国现代自然是要被批判的,不过到了外国也很正常,毕竟一个农庄一个牧场,面积就出来了……

    一大早,睡眼朦胧的小娘子李婉就被刘启叫了起来,当然还没失礼到冲进去拖被窝那种程度,不过早起的小郎君还是让那些侍女们惊叹不已。依旧是下雨天,乌蒙蒙的天让人产生十足的睡欲,李婉虽然有些抱怨,还是随着刘启进了后院靠东最大一排院子。其实则也是古代的布局,主在东,客在西,所以说什么西宫定然是在东宫娘娘之下(汗一个)。

    董卓有些吃惊刘启和李婉来的如此之早,当然最吃惊的还是后者,听李儒说,这个外孙女儿还是有些喜欢贪睡的。董卓看着两位孙儿辈磕了头,哈哈大笑道:“免了免了!不过是过个生辰罢了!”说归这么说,董卓却是唤人送来了一个小盒子,但最令刘启有些无语的是,董卓斟酌了一下,竟然又派人取了一份小盒子?难道是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李婉扭捏着看了董卓一眼,后者哈哈大笑道:“外祖父给你的东西就拿着,打开看看喜不喜欢,这可不像去年的你!”李婉脸一红,去年时候她可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立马就将礼盒打开了……盒子有些轻,不过是长辈的心意,李婉轻轻的打开,一枚玉壁映入眼中,猛然听得旁边的人呼吸也重了不少……

    董卓很满意两人的反应,尤其是刘启,他也知道这人对财物不上心,只不过,这枚玉璧,他还是花了些心思的。玉璧自然还是走的汉代传统四象流,这一枚雕刻着白虎,只是令人惊叹的是,雕刻的风格猛然转变,不再是写意,而是求实。(未完待续。)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