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8.药方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正文 8.药方
(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http://www.yueduwu.com)    剩余的时间就和村中青壮进山打猎,可惜村民用的弓很不趁手,弓臂就是一根竹子弯成,两端各烧穿一个小孔穿上由兽筋所制的弓弦,箭更是简单到只拿刀削尖一根细竹,连尾羽都没有,这么简陋的弓箭效果可想而知,拉起来费劲不说,箭的劲道也比想象中的小很多,问过村民后才知道制弓和保养都是极为费时费力的,只有官军才有条件配备刘启惯用的那种弓。

    而且没有猎狗光靠人力去寻找猎物,即使找到猎物靠简陋的竹弓也难以得手,捕猎的效率很低,同行的村民告诉他前几年遭匪盗劫掠,粮食被抢烧一空,青壮死伤大半,剩下的大多远走避祸,田地缺人耕作,收成极少,人都没的吃哪养的起狗?

    这天傍晚,山里转了一整天也没多少收获的刘启带着张平、张灵和一群孩子来到溪边捕鱼,村中十几个病患需要补充营养,只靠几只兔子山鸡远远不够几十个人塞牙缝的,这几日在他的带领下,一帮孩子已经学会配合起来网鱼了,这可比刘启拿尖木棍一条一条的叉快的多。

    这里溪水较深,水面收窄,比前几日捕鱼的地方好的多。

    “阿平,我可再也不吃你煮的鱼汤了,比刘大哥煮的差远了。”刘启可受不了村民们小神仙小神仙的叫他,可村民们对修仙求道的方士极为敬畏,怎么也不肯改口,而孩子们看他和气,可不管那么多,家中大人不在时都喊他刘大哥。

    “哼,我阿爹说那是神仙家的仙法,刘大哥来以前村里人哪个吃过?慢说是你,就连你爷爷也没吃过,不信你回去问问。刘大哥最喜欢你了,你去求求刘大哥教教咱们怎么煮鱼可好?”

    一群孩子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说过不停,刘启在一旁竖着耳朵偷听,心里很不好受,以前曾和父亲参观过湖南长沙马王堆的汉墓,墓中出土了一套竹简,竹简记载了当时一些放进墓葬里头的食物的名称,这些名称非常广泛,包含的内容有肉食、有饮料,有主食、有点心,还有果品、粮食、酒类等等。

    光肉汤类食品就有二十四种,而调味品就有十九种,刘启一直以为除了没有辣椒外在饮食方面自己还是不会感到太多不适的,没想到平常百姓的生活如此贫困,若非靠着山林可以打猎连肉都吃不上。

    而调味料更是奢侈品了,即使煮肉也只是放些粗盐,刘启炖鱼汤时其实只有些花椒葱姜而已却让村民们大呼美味。

    刚来的那天还嫌张老汉小气,糙米饭都不管饱,现在才知道村民们平日的主食都是各种豆子,刘启吃了一口差点没噎死,连喝了三碗水才硬咽下去。

    刘启感到自己应该为这些贫苦的村民做点什么,于是格外勤快的和几个村里仅剩的年轻人进山打猎,并教给他们辨别药材以便今后多一个增加收入的来源,另外就是教给孩子们一些相对简单的工作,比如说捕鱼,每当看着这群孩子抱着捕到的鱼时笑逐颜开的样子刘启心里才不再那么沉重。

    上前轻轻拍了张平一巴掌,一把拉过他来,低声道:“哈,臭小子,没吃了几天饱饭就动了歪念,想讨好灵儿舍不得下本钱,却要来套我的泡妞绝活儿,嘻嘻,你年纪太小,等娶媳妇的时候我再传你。”他却忘了张平还有两个月就十七了,在这个时代已娶妻生子的大有人在。张平一听这话马上红了脸,吐了吐舌头赶紧跑开了。

    刘启大笑着走向一块大石,准备攀上去指挥着孩子们分头赶鱼,布置渔网,脚刚踩上旁边一处凹石要借力向上爬,突然觉得左边小腿猛的一疼,然后大叫了一声便直挺挺摔了下来。

    刘启此时丝毫感不到身体重重摔在地上的疼痛,腿上的剧痛已经掩盖了所有的感觉,只觉得左腿好像要自己炸裂一样,又像一块烧红的烙铁扎进肉中一般。刘启只有用双手紧紧掐住膝盖以下,拼命想阻止剧痛传向大脑,短短几十秒种,就浑身大汗淋漓,身体像虚脱了一样无力,可双手不敢有一丝放松。

    听到刘启大喊声,一群孩子吓坏了,年纪稍长的张平最先反应过来,急忙叫两个男孩儿回去报信,然后领着三个较大的孩子奔向刘启。

    刘启在听到张平焦急的喊叫着朝自己跑来,急忙大叫:“别过来,有毒蛇!”

    张平急忙拦住其他孩子,自己抓起一根粗大树枝,一眼看到一条深褐色斑纹的大蛇就在刘启不远处,不顾刘启的警告冲过去一顿乱棍打死了毒蛇。

    刘启此时恨不得让张平给自己一棍,晕过去就不用受此剧痛折磨,可心里明白,这么剧烈的疼痛,这条蛇肯定是剧毒蛇,自己现在不赶紧采取措施,小命就得交待在这儿了。

    孩子们扶他坐起身来,刘启看到自己的左小腿已经肿的不成样子,泛着可怕的青紫色,幸好用手刚才紧紧勒着伤处上方,延缓了毒液上行。

    看了眼死蛇,蛇头已经血肉模糊无法辨认,但蛇背上那方形的大块斑纹明确的告诉刘启这是条尖吻蝮,也就是著名的五步蛇!

    五步蛇的攻击性很强,注入的毒液量也很大,毒液属于血液循环毒,会让人出血不止,被咬处肌肉组织会迅速坏死,并向全身蔓延引起大面积内出血,若不及时治疗就死定了。

    不过刘启反而略为松了口气,除了这常人无法想象剧痛外,五步蛇的毒性其实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可怕,比起银环蛇和眼镜王蛇的致死率低的多。而且刘启家乡也多毒蛇,爷爷治蛇伤很有办法,他从小怕蛇,所有治蛇伤的方法都牢记于心,而且近几日一直在山林里赶路,习惯性的见到有可能需要的药材就采,用的着的药材就在行囊之中,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

    “快,撕布条绑住我膝盖以上,不要太紧!”

    张平跪在刘启身旁,咬着自己的衣服扯下一条,迅速绑住刘启的大腿靠膝盖的一端,然后扳过咬痕处低头就要给刘启吸毒。

    刘启急忙拉住了他,艰难的说道:“不行,你要是嘴里破一点皮儿你就完啦!”

    张平听罢却毫不犹豫的再次低下头去,一口口把混着黄色的毒血吸出吐掉,吸毒血的时候手得按着刘启的腿,疼痛再次加剧,刘启疼的浑身发抖,再也拉不住张平了。

    于吉此时就在张老汉家中为张老汉用针灸医治他的关节肿痛,一听到刘启被毒蛇咬伤的消息吓的魂飞魄散,毒蛇咬伤在医学发达的二十一世纪也是非常难以治疗的,主要原因是绝大部分伤者受伤时离医院都很远,无法及时救治,就算送到医院,很多伤者也无法提供准确的信息,西医治疗蛇伤只有靠抗蛇毒血清,而血清是严格按照蛇的种类区分的,如果用错了血清,反而死的更快。

    而在汉代,交通条件更为落后,在荒无人烟的山林中被毒蛇咬伤,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于吉对治蛇伤还是比较有经验的,但也苦于无法及时施救,就算保住性命也大多残疾,尤其遇到毒性剧烈的毒蛇,成功率极低,心中不住叫苦,飞也似的朝溪边奔去。

    于吉很快找到刘启把他抱回了张老汉家中,刘启的伤口仍然血流不止,疼的已经接近昏迷,口中不停的喃喃自语。急切之间哪里去找治疗蛇毒的药材?一贯镇定自若的于吉此时已经乱了方寸,满头大汗,除了把葫芦中保命的丹药一股脑全灌服给刘启外再无法可想。

    周围村民已经都听到消息,都涌进院中探望刘启,几个受过他照顾的老人和孩子不停的抹眼泪。张平带着几个大点的孩子和张灵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推开众人冲进屋中,跪倒在刘启身边焦急的拍打着他的脸摇晃他的身体,可刘启毫无反应。

    眼看于吉束手无策,张灵急的直流眼泪,见刘启嘴唇不时蠕动,赶紧趴到他嘴边去听,片刻,张灵兴奋的对于吉大叫:“药方!是药方!于仙人,刘大哥说的是治蛇毒的药方!”

    于吉挂着泪水的眼睛睁的浑圆,惊喜的上前扶起刘启,迅速拿金针扎在刘启眉间,头顶几处穴道。

    刘启费劲的缓缓睁开眼睛,极为虚弱的说道:“半边莲三两(注2),蒲公英、紫花地丁一两五钱,焦栀、贝母、黄柏、白芷一两,我囊中就有。”

    又对张平说道:“黄岑一两,生甘草四钱,大黄二两,犀角一分,令尊那里剩下的药材里有。”

    于吉急忙把行囊拿出,将里面的药材一一翻出了让刘启告之药名。

    “捣碎外敷一副,水煎服一副,两个时辰一次,快,快。”

    “生火烧水,快!快!”于吉一边高叫着一边飞奔出去找药。

    刘启又让张平把布条向上松了松,触动了伤腿,突然加剧的疼痛中,刘启再次昏了过去。

    刘启又回到了那个可怕的夜晚,无尽的黑暗中无数目露凶光的恶鬼拿着烧的火红的长矛刺进了自己的身体,剧痛,一会儿灼热,一会儿冰冷。忽然,腿被一只利爪死死抓住,然后整条腿像不断被吹大的气球不停的膨胀,接着胸腹中也感到胀痛难忍,好像快要炸开一般!

    “刘大哥!刘大哥!”阅读屋_手机在线阅读 http://www.yueduwu.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三国之我成了张角师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